高爾夫球天書:《易經》

許中山


《易經》是天下第一奇書,內容無所不包,涵蓋所有宇宙萬物、自然規律、世事變化、人際關係,也包含深邃的哲理,代表中國人智慧的精華,所以被譽為群經之首。研究易經,儼然成為一種大學問,被尊為易學。有關《易經》的著作,更多如恒河沙數,你可以從任何角度,無論占卜、天文、地理、曆法、農業、音樂、哲學、醫學、建築等等,去了解《易經》的奧秘。但有誰知道,《易經》也是高爾夫球 (golf) 的天書呢?

說到高爾夫球,一般人以為是蘇格蘭人在十五世紀發明的洋玩意,這理解是錯誤的。據宋朝「東軒記」記載,宋人在公元945年就打「捶丸」。顧名思義,「捶」,打也;「丸」,球也。捶丸的前身,是唐朝的「步行球」。元世祖至元十九年 (1282年) 已有專門論述捶丸的球經《丸經》,由一署名「寧志齋」的人編著。所以高爾夫球源於中國,是不爭的事實。至於高球如何傳入蘇格蘭,請參閱《高爾夫球播種者:老子》一文。


圖一:明宣宗行樂圖(局部) 明 商喜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館


根據筆者研究多年的最新發現,高球在中國的歷史,比公認的宋朝還早二千年,可遠遡至商朝末期。當時高球稱為「糟丘」,十分風行,商紂王,周文王和眾多王侯貴族都沉溺於此玩意。《呂氏春秋.貴直論.過理》有此記載:「糟丘酒池,肉圃為格,雕柱而桔諸侯,不適也。」這段文字,反映了史家對商紂王過度沉迷高球的批評。商人好賭,在王侯間賭高球風氣尤盛,有很多王公把整個江山輸掉而淪為庶民。周文王姬昌是公認的球王,逢賭必勝,因殺氣太重,早已被同儕冠以「老虎昌」的稱號(有四份一中國血統的當代球王活士,也採用「老虎」為別號, 據說是用以表示對周文王的尊崇)。他利用優越球技和戰術贏了不少國土,令周國國勢日隆,為日後周朝建立良好基礎。商紂王連輸了幾座城池後,羞憤之餘,把周文王囚禁於羑里,迫他交出高球秘笈。周文王一直也有演繹六十四卦的打算,於是想出一石二鳥的辦法,在編寫《周易》時,把第一卦,即亁卦,用來宣述他對高球的心得,既能交貨換取自由,又可留言於萬世。礙於當時環境,因高球純粹是宮廷玩意,和老百姓扯不上關係,周文王只能用一個代名詞來說他的球經,他想來想去,最後決定用龍來做象征高球,因龍這圖騰,大家都懂,有不只一個含義,而且龍和高球二者都能騰雲駕霧。從文學觀點來看,周文王採用的是當時流行的「賦、比、興」中的「比」表達手法。

讓我們看看周文王的高球心得:

亁,元亨利貞。
「亁」,天也,指飛天之物。「元亨利貞」這四個字,包括朱熹在內的歷代大儒有不同解讀。但筆者認為,這裡指的是高球致勝的四大法則。「元」, 始也,引義為計劃周詳, 比賽前,要充分了解對手的強項和弱點,然後規劃一套game plan,正如《孫子兵法》所云:「知彼知此,百戰不殆」。「亨」,通也,引義為光明正大,不能有枱底下交易、買通裁判、暗中移波、偷偷換波、虛報桿數等不正當行為。這樣,對手輸了也心服口服,不斷向你挑戰和進貢。「利」,和也。這指的是比賽時一定要保持平和的心態,千萬不要為打出一記劣球而發怒,或打出一好球而自驕。「貞」,正也,意指比賽規則要公正,不能因人而異或臨時修改來討好權威人士。周文王說這法則,明顯是針對商紂王而說的。

初九,潛龍,勿用。
最初步的原則,是打球時不要用潛伏在坭堆或草叢裏的球,這些球,都是被主人打歪或打壞了而棄於荒野。商人的球,是將木材磨成球狀的,有時還會雕上圖案,以表示主人身份的顯赫。所以,球在野外經日曬雨淋,自然會發霉或變得木質鬆散。這些球,不堪一擊。商人像當今國人一樣,愛貪小便宜,找到這些「自來球」如獲至寶。周文王告誡人們,便宜莫貪,不要因小失大。


圖二: 仕女捶丸圖 明 杜堇 上海博物館藏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見」者, 現也。「田」, 是指人工整理過的地,類似現代的fairway,而不是雜草叢生,亂石滿佈的原始山地。在田上擊球,較容易控制球的方向和距離。此爻辭陳述高球致勝的第二法則,是要打得直,擊球後球能現於田上,是吉相。這對贏波非常有利,故曰「利見大人」。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君子」,指好波之人。「乾」,是乾卦象辭「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中的「健」,喻指勤奮。整句意思是,好波之人整天努力打球,到了黃昏後,也保持警惕的樣子,嚴厲地自我檢討當天打球的得失,這樣做包沒錯。現代的高球球經,也強調心理因素對打好球的重要性。專家有云:”Golf is 80% mental, the other half is physical”,就是這個道理。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
這句話的字面解釋是,擺出要跳過水池的樣子,包沒錯。這解釋看似不著邊際,其實隱藏高球揮桿(golf swing)正確姿勢的密碼。要跳過水池,基本上可拆分為三個先後動作,第一,是身體微側向後,把重心放在後腳。第二,旋轉下盤,同時開始把重心轉移到前腳。第三,跳的一剎那,上身迅速旋轉向前,將重心全部放在前腳。這樣才能增加衝勁,能跳得遠。這套動作,其實就是周文王悟出的高球揮桿絕活,它完全符合科學原理,在今天仍然實用。所有現代高球球經教人揮桿姿勢時,都提到upswing, shift weight, downswing 這三部曲,其實是抄襲易經。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在《易經》的術語中,九五是最高境界,所以皇帝被稱為「九五之尊」。對高球而言,要打得遠,一定要打得高,最好是用高發射角度 (high launch angle) 打出一記拋物線形的高飛球。周文王將現代氣體動力學的基本定律應用到高球上,不禁令人拍案叫絕。要特別注意的是,周文王在這裡重複「利見大人」這句話。這反映他苦口婆心的訓導:若能兼顧九二的直和九五的高,那就是利上加利,認真和味。

上九,亢龍有悔。
「亢龍」,指極高的球。周文王不愧是球王兼物理學專家,他知道球若擊得過高,變成高而不遠的「高射砲」,這種球,難以令人滿意,故曰「有悔」。

用九,見群龍無首,吉。
用九,是運用上的最高原則。此處「首」是「首發」的意思。打高球要打到九五的飛龍在天,一定要用新球,這是秘訣。比賽時如果帶上陣的都是從未打過的新波,所謂「群龍無首」,這是吉相,會大大提高勝算。現代的高爾夫球可以打N次,商代不然,商人用木質不甚堅固的木材做的球,一般都是「只堪一擊」,質地較好的可以勉強用二三次。他們的比賽規則和現代的很相似,也是計桿數,少者為勝,但一定要打完賽前約定的洞數。就算你球技多高超,比賽時領前多大,若果你彈盡糧絕,所有球都被打散,不能完成賽事,那就當你自動棄權,所以帶備足夠未經首發的球是非常重要的。

看完《易經》的亁卦,不得不佩服周文王球藝的高超、理論的周密、和對物理學原理的活學活用。他所說的,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即便在三千年後的今天,雖然高球和球桿本身的結構,比賽場地和規則等都已經歷天大變化,但他說的原理和法則,仍可大派用場。有志於打好球和贏波的高爾夫球者,萬勿錯過這部天書。




高爾夫球播種者:老子


高爾夫球源於中土,是不爭的事實。有些歷史學家,認為是在中世紀末期由蒙古人傳到歐洲,再從歐洲傳到蘇格蘭。這只有三分一對:傳播的路線是對的,但時間和人物搞錯了。

筆者翻遍史書,苦思之餘,得到的結論是:把高爾夫傳播到歐洲的不是別人,正是道家開山宗師老子。

老子姓李名耳,孔子曾向他問道,所以他年齡應該比孔子稍大,出生年代大約是公元前六百年。他在函谷關留下五千言的《道德經》後,騎青牛西去,從此渺無音訊,不知所蹤。東漢時有「老子化胡」之說,說他穿過新疆的大漠,到了西域。

史書沒有記載的是,老子不單去了西域,他還一直往西走,越過中亞細亞,到了歐洲,再乘船通過英倫海峽,到達蘇格蘭才停頓下來。他那年代,沒有GPS, Email等全球通訊系統,且蘇格蘭還是不毛之地,只有語言,沒有文字。所以老子離開函谷關後的行跡,鮮為人知。現在這個謎,終被解開了。

話說老子到了蘇格蘭後,閑賦在家,一日想起他在故國愛玩的高球,便找人把山地夷平,用騰出的土堆成了一個小丘,在上面掘了個洞,玩將起來。紅毛看到,好奇地問他是甚麼玩意。老子一直很尊崇一代球王周文王,本想命名「姬昌」來紀念他。但馬上想到高球是要挨打的,用周文王命名,是對他偶像不敬,遂打消這念頭。他暗忖:既然不能用周文王,不如用周文王的祖父來命名罷。於是便指著球,對紅毛說:「古公亶父」。紅毛的耳朵不太靈光,聽漏了一個音,喃喃地道“gugof gugof”。經過二千多年的慢慢演變,”gugof” 被簡化成現代的 ”golf”。

老子球技不錯,把球擊出後,球停於他鏟平的草地。紅毛又指著草地問他是什麼。老子想起周文王兒子(周武王)姬發,便回答說「發位」,意思是「發哥的正位」。(註:此處「正」發音是正靚切)後來,「發位」便成現代英語的 “fairway”。

老子在發位再揮桿擊球後,球停落在小丘上,離洞僅半步之遙。紅毛雖然不懂打球規則,也直覺地知道老子是好波之人。他指著小丘問老子是甚麼東西,這次老子有點不耐煩了,想起周文王的父親,便衝口而出地說「季歷」。現在英語的green,是從「季歷」演變成的。一些華文媒體把green再翻譯成「果嶺」,其實是本末倒置,不懂green這詞的歷史由來。

老子推桿把球推進洞後,只用了三桿完成此洞,比標準桿數低一桿,所以十分興奮,大聲說「吉!」還和紅毛交換了個 high five。估不到,good 和 high five 沿用至今。

老子到英倫三島一說,並非天方夜譚。當年他用過的木做的高球和球桿,早已腐朽,考古學家當然不可能提供實證。但語言和血緣是不朽的,很多經他命名的高爾夫球術語,至今仍留存下來。此外,很多紅毛是姓李的,包括南北戰爭時南方統帥李羅拔 (Robert E. Lee),荷里活巨星李基度化 (Christopher Lee) , 李慧雲 (Vivian Leigh) 等,他們都是老子的後人,這不也是很好的明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