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勇軍進行曲》的歷史

劉艾文


最近香港又出現有關國歌立法的爭議,加上我近日在朋友老歌(雷國權)的家裡看到一些有關國歌的唱片,聽他說起有關《義勇軍進行曲》有趣的歷史,所以有重拾探究這首歌曲歷史的興趣。

據記載,《義勇軍進行曲》最早是電影《風雲兒女》的主題曲。1934年秋,田漢為該片寫了一首長詩,其中最後一節詩稿被選為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即《義勇軍進行曲》的原始手稿。

電影《風雲兒女》前期拍攝完成以後,田漢的主題歌歌詞並沒有確定歌名,而聶耳從日本寄回來的歌詞譜曲的名稱只寫了三個字“進行曲”。作為電影《風雲兒女》投資人的朱慶瀾將軍,在“進行曲”三個字前面加上了“義勇軍”,從而把該曲命名為《義勇軍進行曲》。

有人認為,《義勇軍進行曲》歌詞雛形是東北抗日義勇軍的軍歌,其中撫順清原抗日武裝“血盟救國軍”的軍歌《血盟救國軍軍歌》和《義勇軍進行曲》歌詞相似度很高。

有觀點認為,聶耳創作《義勇軍進行曲》的曲調來源於遼東義勇軍軍歌。此外,在1942年5月出版的《歌林二集》中,《義勇軍進行曲》被改編成了《總動員進行曲》,而且在歌名下方特別標明:《義勇軍進行曲》原調。

朋友家中有一張1935年上海百代的唱片,一面是由王人美主唱的《鐵蹄下的歌女》,另一面就是《義勇軍進行曲》。同年賀綠汀請當時在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擔任樂隊指揮的蘇聯作曲家阿龍·阿甫夏洛莫夫配器,把《義勇軍進行曲》灌成唱片公開發行 。

1949年第一版中國出版《國歌》唱片,由人民廣播器材廠印製,作曲聶耳、和聲姚錦新、人民藝術劇院軍樂隊演奏、馬謙受指揮,唱片編號5119A。當時每張唱片定價為人民幣二萬元(等於現在的二元人民幣)。他們發行後只出售了兩年。

有趣的是,在1935年隨著《風雲兒女》在各個影院的播映,《義勇軍進行曲》成為流行甚廣的抗戰歌曲。抗戰期間,國民黨中央廣播電台也定期安排播放該曲。此外,美國、英國、法國、印度及南洋各國的廣播電台也經常播放該曲,且在蘇聯、法國、捷克等地,《義勇軍進行曲》被灌錄成唱片並翻譯成不同語言,歌名則大多翻譯為《起來》(Chee Lai或 Chi Lai)。 1943年美國軍隊中流傳一冊軍歌集,裡面就有《起來》的歌詞,那是翻譯《義勇軍進行曲》成為英語誦唱的。印製此歌集的是美國軍方Special Division Army Services Force of US Army。裡面有七首英語歌,包括She’ll Be Coming Round the Mountain, Blue Sky, Wait For Me Mary, In My Arms, Chi Lai, You Never know和 Dianah。

國民黨很多軍校把《義勇軍進行曲》定為軍歌,戴安瀾將軍的國民革命軍第200S師曾將該曲定為該師的軍歌 。看見當時這首歌的“黨性”並不明顯。

1940年,美國黑人歌唱家保羅·羅拔臣(Paul Robeson)在紐約演唱了該曲,並在1941年灌制了一套名為《起來》(Chee Lai) 的中國革命歌曲唱片。他是一位自由戰士(freedom fighter),參加Show Boat 演出。

1944年,馬來西亞的一支青年抗日隊伍將《義勇軍進行曲》歌詞中的“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改為“馬來亞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後,將其作為抗日遊擊隊隊歌傳唱 。同年,美國荷裏活米高梅公司拍攝了一部反映中國抗日的故事片《龍種》,《義勇軍進行曲》英文版被選為此電影插曲 。

特別有趣的是,我在朋友家中看到的美國製作唱片,名為中國國歌(Chinese National Anthem),只有正反面各一首歌,第一面是《三民主義》,而第二面卻是《義勇軍進行曲》。這可能反映當時美國政府的態度,國共內戰時,美國已經不支持蔣介石的國民黨,但究竟誰能主宰中國大陸仍是未知之數,所以才有這樣兩地國歌同在一唱片出現的情況。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光復初期,台灣人在很多場合普遍高唱《義勇軍進行曲》。1947年《義勇軍進行曲》被台灣當局列為禁歌,直到兩岸關係緩和後才解禁。

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商協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召開,由於沒有如期擬定出國歌,會議於9月27日通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

1978年3月5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了由集體填寫的歌詞。改定國歌歌詞後,社會各方面對此一直有不同意見,要求恢復國歌原來的歌詞。

陳登科在1979年6月召開的第五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要求大會討論是否恢復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後來,在第五屆全國人大三次、四次、五次會議上,陳登科堅持地提出該議案,最終在五次會議上得到通過。修改後的歌詞為:

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
萬眾一心奔向共產主義明天,建設祖國保衛祖國英勇的鬥爭。
前進!前進!前進!
我們千秋萬代,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前進!前進!進!
(注:由於該版本通過時的時代背景,國歌歌詞中的“雄”和“建”兩個字用的“厷”和“迠”)

原來的歌詞是: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前進!前進、進!

1979年,中國郵政為紀念建國三十周年,發行了以該曲曲譜為主題的紀念郵票。

1982年11月26日至12月10日,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通過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決議》,決定恢復國歌原詞。

2004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正式將《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寫入憲法 。從此《義勇軍進行曲》的身份及地位確立了。

現在,無論是國家元首出訪,或是外國元首到中國訪問,在儀式中必有《義勇軍進行曲》雄壯的聲音。又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中頒獎禮如果冠軍是中國選手的話,國歌的聲音令我產生自豪感,因為,我是中國人!

(此文完成於2018年3月28日 – Daly City,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