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 藏 掠 影

楊懷曾

西藏有世界屋脊、雪域之稱,帶濃厚神秘色彩,是遙不可及的地方。自青海西寧至拉薩的「天路」建成後,旅遊西藏較前方便,考慮到高原反應問題,我還是遲遲未敢動身。

2011年5月初,我見有9天西藏團,由香港出發,全程有醫生隨團照顧,遂抓緊機會,報名參加。全團16人,先由香港飛成都停留一晚,翌日清晨直飛有西藏江南之稱的林芝。在兩個多小時航程中,放眼所見,盡是連綿雪嶺,美不勝收。飛機快到林芝時降低航行高度,在狹窄的雅魯藏布江河谷著陸。兩旁山巒高聳,幾伸手可及,飛行難度高且有一定風險。午後風勢增強,飛機只能在早上飛行。抵達林芝機場,當地導遊給我們獻上哈達(白色絲巾),是西藏式的歡迎禮。

由機場入市區,途經一些雪山環抱的清翠河谷,路旁多新建藏式民房,是近年政府資助興建的安居房,分上下兩層,每層一千呎左右,上層住人,下層養牲口。田野間滿佈牦牛,懶洋洋的在吃草,氣氛祥和。國家安排了環境較好的省份協助較落後地區發展,林芝的對口單位是廣東和福建,廣東人將塑料搭建半圓形溫室種植蔬菜的技術帶進林芝,從前蔬菜是藏人出差返鄉的手信,現時在市場隨手可得,大大提升了西藏人民的生活質素。

林芝多雪嶺、林木、和青翠河谷,盛產松茸(即羊肚菌,是菌王之王)。我們在林芝參觀了藏傳佛教的布久喇嘛嶺寺,在4500多公尺的色季拉山口遠眺南迦巴瓦峯(高7782公尺)。我們又欣賞過雅魯藏布江馬蹄形大拐彎及千年古樹等。乘坐快艇暢遊雅魯藏布江時又見識過移動的佛掌沙丘,由江上狂風吹起幼沙堆積而成。江邊有水葬台,原來藏人除天葬外還有水葬風俗。由林芝到拉薩途中,我們還參觀了秀巴古堡及欣賞過秀麗的巴松湖。

 
林芝的雪嶺   林芝的河谷土地肥沃、水量充沛,有待開發

在拉薩,我們造訪了遊客必到的大昭寺,這是一座漢藏木結構古建築,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附近八廓街有濃厚藏人生活氣息,是社會騷動的發源地。在這裡,常見手持機槍的軍裝人員幾個人一組的在巡邏,據聞便裝公安的數目更多。導遊告誡我們不要大聲談論宗教、達賴喇嘛、藏漢矛盾等敏感問題,以免招致麻煩。慶祝西藏和平解放六十週年活動快將展開,達賴又剛宣佈將政治權力交給年輕一代,西藏的保安加強了,連站崗的解放軍也要站在上下通風的玻璃罩內,氣氛有點怪。

對藏人來說,大昭寺比布達拉宮重要,文成公主下嫁松贊干布時由長安帶來西藏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石像就供奉在此。文成公主懂陰陽五行,會看風水,她認為西藏地形貎似妖女,大昭寺正可處於妖女心臟位置。藏人三步伏地一拜,徒步幾個月或甚至一、兩年,要去的地方是大昭寺而不是布達拉宮。大昭寺內燈光暗淡,有點陰森、神秘的感覺。

 
大昭寺門前的朝拜者,附近街道為八廓街   布達拉宮內園有人涼晒牛仔褲,神聖氣氛頓失!

達賴喇嘛的白宮

心儀已久的布達拉宮就在大昭寺附近的山崗上,位處拉薩市最高點。從前達賴喇嘛辦公的地方在布達拉宮的最高處,也叫白宮,是一座白色、耀眼、宏偉的建築物,氣勢磅礡,震懾力強,可是有人卻偏偏愛挑戰權威,在布達拉宮入口的內園涼晒牛仔褲(見上圖)。因高原缺氧,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布達拉宮參觀。參觀要預約,限時一小時,室內不准拍照,規矩多多!見識過達賴喇嘛起居和辦公的地方之後,我覺得他起居環境遠不及我們的舒適!

拉薩博物館也是遊客必到之地,拉薩的對口單位是江蘇,此舘由江蘇省助建,現代化且帶點江浙建築韻味。舘藏豐富,歷史文物林林總總,令人目不暇給。我最有興趣的是毛澤東1954年4月10日寫給達賴喇嘛的信,毛主席還隨函給達賴送去些小玩意如擴音機、收音機、攪拌機等,就像長輩在兒童節時給孩子們送點禮物般親切,中央和達賴的關係後來為何鬧僵,還有待請教高明。

 
西藏博物館由江蘇省助建   毛澤東寫給達賴喇嘛的信

「天路」由青海的西寧至拉薩,全長1956公里,車程30 多小時,於2006年7月1日通車,是全世界海拔最高、路綫最長的高原鐡路,沿途多是荒涼、無人的凍土地帶,我們沒有時間走畢全程,只可選擇了拉薩至那曲一段,車程五小時,海拔四、五千公尺,沿途極目所見,漫山遍野白雪一片。車廂設計頗現代化,會隨外面環境變化調整氣壓、溫度和含氧量,整個車程平穩、舒適。

由那曲回拉薩,車程六小時,途經羊卓雍湖,遠眺卡若拉冰川,這是我所見過最美麗的湖泊,湖面64平方公里,湖水碧綠清澈,部分湖面冰封待解,水平如鏡,藍天白雲,萬籟無聲,湖畔羊群靜靜的在吃草,氣氛祥和、寧謐,美得像一幅圖畫,叫人不忍離去!

 
羊卓雍湖冰封待解,美不勝收   羊卓雍湖畔村莊的羊群

離開拉薩後,我們乘車進入後藏,這裡是班禪管治的地方。班禪和達賴是師兄弟,沒有屬從關係。在後藏,我們參觀過江孜的栢拉莊園,是農奴時代遺留下來保存得最完整的農莊。我們又參觀了白居寺,一寺容三教,不愧是和諧社會的典範。

我們後來到了日喀則,參觀了黃教的軋什倫布寺,這是班禪喇嘛的駐錫地。我們也到過班禪的新宮和夏宮,夏宮入口處的唐卡是曠世之作,美不勝收。十世班禪確吉堅贊長居北京,他最後回到夏宮圓寂,我進入他圓寂的房間,想感受一下那股神秘氛圍,不見異樣,遂退了出來。十一世班禪確吉傑布現時也長住北京,很少回到他的駐錫地。

班禪夏宮的庭園真美,到訪時正值花卉盛放,玫瑰和蘋果花芬芳撲鼻,加上隨風飄揚的柳絮,我的花粉過敏症立刻發作,淚水、鼻水流過不停,導遊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說班禪的新宮距夏宮那麼近,步行可至,有了新宮,為甚麼還要浪費民脂民膏為他建金碧輝煌的夏宮呢?我一時感觸,愴然淚下罷了,導遊竟信以為真。

由日喀則回拉薩,途經羊八井,這裡有面積達十七平方公里的地熱溫泉及地熱發電站,是全球海拔最高和中國最大的地熱開發項目。這裡還有快將建成全球海拔最高的宇宙射線觀察中心,會安裝天眼探索宇宙起源。沿途大興土木,有爆破工程,交通阻塞,我們最後決定直奔拉薩酒店,翌日飛成都轉機返香港,整個西藏旅程就此劃上句號。

最後應該一提的是高原反應問題,我們全程有醫生隨團照顧,但到了第七天還是有一位團友因急性肺氣腫,送院急救半小時後不治,團友們甚感難過。

我們一團十六人,約有一半人間中要吸氧氣,車上備充足罐裝氧氣和食水,酒店房間也有罐裝氧氣和加濕設備,住宿還算舒適。聞說藥物對高原反應幫助不大,旅途中只要說話輕一點,走路慢一點,高原反應問題,一般人還是可以應付過去的。

西藏歡迎你!乍斯德勒!(藏語,「祝你如意吉祥!」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