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德之衰問鳳兮!
一個隱世書法家 -- 先父莫德光

莫麗譙


小時候我總愛坐在家中大廳,呆呆的望著牆上掛著的一幅中堂,那是父親用草書寫成他自己所作的七言絕句:"天荒地老眾痴迷,何德之衰問鳳兮,到此已堪作小隱,更無人與論靈犀。"(見左圖) 當時我只是喜愛父親草書的龍飛鳳舞,對詩內合義不甚了了。後來年事漸長,對社會上痴迷現象看多了,才漸漸體會到父親藉詩中句子以示隱世之意,更欣嘗父親用豪邁奔放的狂草,書寫出他遺世獨立的瀟灑個性及志願。

父親一生從事教育,書法是他的家學,亦是他的業餘嗜好。記憶中父親練習書法並不像其他書法家般講究文房四寶。他通常將朋友送他一套套的靚墨放在抽屜底,而只將一些隔夜茶倒入一個大大的墨碗中,然後用一支大墨順時針地在碗中磨成墨汁。父親說用茶磨成的墨汁着色更佳,父親在任何紙上都可寫書法,其中包括家中的舊報紙。曾有朋友問他那一種毛筆較好寫,父親說:書法如練得好,用掃帚也能寫出好字。真的我曾見過父親用一支開义的毛筆書寫得揮灑自如,筆走龍蛇。

退休之後父親在他跑馬地梅馨街的家中設帳授徒,免費教授書法,吸引了不少書法愛好者前來拜師。多年的悉心教導,培養出一些極有潛質的年青書法家。後來父親不幸因急性肺炎去世,學生們自發組成「梅馨書法學會」,由一班師兄師姊用父親留下來的字帖教授師弟師妹,他們立志將「莫派書法」(學生們在Facebook 對父親書法的稱頌)傳諸後世,有徒如此父親應當含笑九泉。(左圖是伴着筆者一同長大的父親遺作)

不求聞達於諸侯的性格使滿懷才情的父親一生在平淡中渡過,但又不甘於平淡的他晚年時候費盡心力出版了一本近三百頁,名為「鳳兮集」的個人書法集。父親常對人驕傲的說,這書法集並非臨摹前人的作品,而是他以具有個人風格的楷、隸、行、 草各種書體寫出他生平所作的詩,詞及對聯。父親在他的書序中說他出版此書:「不敢奢望藏於名山傳後世,但求能為中華文化存亡絕續之秋,留一份色彩,傳一段命脈而已。

古人以鳳鳥比喻高雅的君子、和諧的象徵,是美與善的化身。春秋戰國時代由於社會道德敗壞,而有楚狂人接輿在孔子門前狂歌:「鳳兮鳳兮,何德之衰?」父親在生時亦感慨香港人物質越來越豐富,文化則越來越低落,道德越來越敗壞,於是亦有:「何德之衰問鳳兮」之歎,這亦是「鳳兮集」書名的由來。在此我不想再多費筆墨以形容父親自成一格的書法,就以他專為我而寫的、以及他書法集內收錄的一些作品與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從中體會到父親所嚮往及渴求的美與善的境界。



這是筆者最喜愛的一幅父親用隸書書寫的《心經》



父親為桂林同鄉白韻琴寫成的篏字聯




筆者父親《鳳兮集》內的楷書作品


作者註:如讀者有意索取《鳳兮集》,請電:415-516-2078聯絡作者